關於部落格
Seaflyer's Ocean
  • 8905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覺悟生命的真諦,創造醫學的奇蹟

他的神識已離開身體,遇到三位「意識」,他們說他的任務還沒有完成,快回去。醫生發現他腿斷四十處,右腿少了三英吋的骨頭和神經。從膝蓋以下只剩骨頭,肌肉都沒有了,嚴重的內傷和血液及骨頭的感染使他進出昏迷狀態,醫生堅持他右腿需砍掉,以阻止感染的漫延和任何止痛藥都無法控制的疼痛。一群醫生預測他不能再走路,他的耳朵眼睛的功能也不能完全恢復。 今日的他行走自如,不但自己康復還協助無以計數的患者恢復健康。到底他是如何創造醫學奇蹟? 話說他的父母親將他從田納西州的醫院轉到加州大學洛山磯分校的醫院,因為他的父親梅博士任教大學的工程系。一組四十人的專科醫生搶救他垂危的生命,雖然他不時的進入昏迷中,每次清醒時仍堅持不要砍掉右腿。他忍著二十四小時的劇痛,在醫學上稱為Causalgia,是止痛藥無法對治的疼痛,因為受損的神經不停的發射信息,如此二個月的折磨他從一百多鎊只剩八十七鎊。 他的母親不忍兒子如此受苦,一時靈感向大學研究超心理學的馬斯教授求救(Thelma Moss, Ph.D),當時參與馬斯教授研究工作者中有位特別康復能力的人∣傑克.葛瑞先生(Jack Gray),他已在前一天預先告訴馬斯教授會有人求救,他聲明如果是一項科研工作,他才願意接受這個病患。 那天傍晚六點,葛瑞先生在工作一天後出現在梅先生的病房。他邀請梅的父母在第一次見面時都在場,因為接上父母親能量對康復很重要。 他走近梅的床邊,小心的繞開他的右腿,並用手描繪他的氣場,這個動作立刻引起梅的注意,以往每當醫生護士走近他的右腿時,他會痛的尖叫,好像他們踏入他的身體一樣,當時醫生對「氣」的認識是完全沒有,醫生只認為他是過度恐懼焦慮的反應,然而葛瑞先生似乎看見他的氣場在右腿那兒「漏」氣。他將手輕輕的放在梅的前額說:「你是依上天的影像而創造的,一切你康復所需的都已擁有了,只要記憶起來,就能康復。」 當晚葛瑞先生停留了十二小時,他示範心念可以控制身體反應,他可將手指放在火中而沒有反應,用針刺皮肉也能控制血滴幾滴。他用閃爍的藍光和丹田發出的聲音帶他進入超時空的境界。同時他也用手在他的身體上方修補氣場他連續三晚如此做,第三天早上奇蹟出現,梅的痛停止了,這在醫學病例中是唯一神經受傷後疼痛自然止住。 梅博士日後回憶說:「如果侷限自己在『小我』,平常意識時,會有疼痛、恐懼、懷疑和限制,如果想到自己的『大我』,超時空的境界,則會接上靈感創造力和康復的能源。」他也學會重新長肌肉、神經和骨頭,並重寫自己的人生劇本。 幾個月後葛瑞先生表示想收他作徒弟繼承他的工作,他跟著葛瑞學了七年,直到他離世。 梅博士的康復是一段艱辛的過程,九個月住加護病房,兩年坐輪椅,兩年依靠柺杖,車禍四年後他可以運用右腿,之後經常爬山,行走自如。他的骨科主治醫生Edgar Dawson認為他的康復是奇蹟,從醫學角度看是不可能的,在康復後他又再照X光發現他重長了腿踝骨。照常理來說,他也應時常在疼痛中,因為他的股部、膝蓋、腳踝都沒有軟骨。 在康復的過程中,他也探討大自然中可以提升能量的植物。從東西方醫學經驗中他將綠藻、芽菜、中西草藥,特別菇類、水果等配合成高能量「綠粉」,早期是提供給認識的一些醫生的病人,結果那些醫生看他精力充沛,也自己試用,反應都很好,並鼓勵他提供給大眾,這才創立合作公司(Synergy)。 梅博士在葛瑞先生過世之後接下了他的病人,有一段時間他是一天看病十二小時,後來因為要求看病的人超過他個人的能力所能及,才將注意力放在生產高能量的產品。他對康復的一些心得分享如下: 人有五體:身體、情感心理體、神話想像體、精神體、和能量光芒體。 他的解釋如下: 身體:我們的細胞內儲存了千萬年的生命力。我們是星星、行星和銀河能量的結合,身體是靈性在物質世界上的示現。 情感和心理體:這個體有我們個人的歷史家庭、人際關係、社會對我們的影響。身體和它是分不開的,我們文化中最需要的就是這個體。 神話想像體:這個體不受時空限制,這是潛意識和原始造形能量的領域,這也是夢幻世界、巫醫和神妙的領域以及「奇蹟」出現之處,由此體我們與「看不見」的世界溝通。 精神體:這是我們與靈性建立關係之體,是康復的源頭,它與宇宙一樣浩瀚又古老。 能量和光芒體:這個體提供我們宇宙和靈性的滋養,具有生命能量流動的開關,有康復和滋養的功能,也供它與其他體互相連繫溝通。由這個體我們可以學到直接體會「氣的言語」。 如何進入康復的空間 梅博士一再強調康復來自超時空的境界,要進入這境界可藉用呼吸、身體搖動、某些意念或感受。重點是將注意力轉移日常生活。平常人大部份的時間都關注生活瑣事,為生活家庭、工作而煩惱。 康復本身超時空的境界,一旦有親身的體會,這就成為生命的歸依,康復的最究竟定義是從習性的重新塑造和成見中解放出來,雖然求助於他的人是因為肉體的創傷,但他所想協助的是讓每個病人得到自在,往往當一個人面臨生理上、情感上或人際關係的重大難題時,才肯重新看待人生,才能直接體會生命的真相。 體會生命的真實性可在平常隨時隨地中,好比學吹笛子,如果每天只花十五分鐘,就只有十五分鐘的成果。要得自在也需多練習。靜心的訓練,好像點滴灌溉,一天中點點滴滴的觀照本性,才有成果。 呼吸的調整、太極拳、瑜伽、氣功等都可幫助進入康復的境界,意念所守的影像對全身氣和運行都會有很強的反應,呼吸時,將氣吸到盆骨區,讓尾骨自然的前後動,腹式呼吸是會自然按摩背脊骨,同時尾骨是能量的一個啟動開關,一天如能十次以上的如此呼吸,身心都會有轉變。 吃出健康 我們吃的喝的本該是提升我們的能量,草藥的作用也是有調整全身能量的作用。不幸的是目前一般的食物飲料是消耗生命的精華,因為不自然的食物與身體是不和諧的,會降低能量,危害健康,人的精力現都用在生存在污染的環境,而不是用在身心的成長。估計百分之七十的慢性病如心臟病、呼吸系統疾病,都與飲食有關。商業農業上對食物的破壞是不道德的,是罪過的。許多尋求康復奇蹟的人如改善飲食,多深呼吸,作運動等,很多病已自然康復,梅博士就知道幾千例病患在改吃有機和生命活力(Biodynamic)方式種植的農作物後,三個星期到六個月之內完全康復。 如何生存在污染的環境 每一個人應盡量避免或減少污染,盡量選用有機農產品,家中避免化學藥劑、輻射、電磁波、殺蟲劑等等,對於不可避免和防不勝防的污染,只有藉著意念提升能量,觀想自己為光,像虛空一樣廣大,如此污染不會積存在體內,只是通過而已,以往梅博士經常進出醫院,接觸一些有嚴重感染的病患。如果他是以平常的意識心去分別疾病、健康、好或壞是會受到傷害的。 在超時空無分別的心識中,嚴重的疾病只是能量的釋放,我們也同時要尊重一般人和小孩會受污染的傷害,許多沒有道德不負責任的企業將污染傳播到整個地球,這些污染對地球、人、動物、植物的傷害是長遠的,基因改造農作物生物是非常不負責任的作法。在不知長遠多少代的影響釋放出這些基因密碼到大自然中是非常危險的。也許某些改造是有益的,但需在完全控制的條件下實驗多代。目前生產這些基因改造產品的動機是貪心圖利而不是想造福大家。 對生命說是! 很多人並沒有真正活在當下,活在身體內。剛來到這世界就想逃避,因此對身體的感覺是麻木的,身體自然容易生病。接受生命就是活在身體的經驗,一天中做一些讓身體感到喜悅的動作,如運動、按摩、氣功、太極、瑜伽、跳舞、深呼吸等等,身體是靈性在有形世界的示現,無需排斥應付它。 對身體生關愛心,特別是受傷或生病的部份,將最大的愛心送到全身,特別是有需求的部位。梅博士的一位朋友在樓梯上跌下來,腿已青紫紅腫,當她全心全意去感受,送愛到受傷部份,二十分鐘後紅腫消失,第二天一切正常。 康復情感 重寫人生劇本 如果人生是一個舞台,我們每個人演不同的劇本,當我們在劇本中時,往往不知只是一個劇本而已,這個劇本是怎麼寫成的,我們早已忘了,也許是在胎中,也許在幼年,也許是過去世,當我們認清自己所演的故事時,才可以選擇更改。 葛瑞先生教導梅博士認識自己的故事,然後更改故事,在改變故事後他不但開始康復,人生體驗也改變,他以往的故事是認為這個世界不安全、很危險。在康復的過程中需面對所有負面情緒,釋放它們在身體中所累積的能量,一旦被釋放後,我們會有更多的精力、更多的財富。 往住這些一再重複的情感,來自早期沒有充分疏解的負面情緒,如恐懼、生氣、悲傷等等,以後如有相類似的經驗,情感反應變成盲目的,而且立刻被早期沒釋放的能量吸去。疏解釋放這些情感,能量自然提升,以寬恕、慈愛心對待自己,對待他人,並有勇氣去體會自己所有的情感,才能修補情感體的漏洞。 好比「內疚」的情緒會帶引我們到未了的心事、未疏解的能量、未完全面對的經歷。「它」儲存在身體的那個部位?同樣「恐懼」又是躲藏在身體那兒?驚嚇和創傷在體內積留很大的能量,必需疏解釋放。我們所需要的精力都是卡在這些沒疏解的情緒。一旦釋放出來,就是康復的能量。 真正的原諒和懺悔只能在真實的感受到這些人生經歷的情緒後才能發生。梅博士提醒要接受生命,面對生命,以平等心,沒有分別好或壞的心去感受生命,從生命中我們才能成長,得到自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