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Seaflyer's Ocean
  • 8822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經典神劇:《彌賽亞》

一、韓德爾生平背景 1. 韓德爾音樂才華啟蒙時期 韓德爾(Georg Friedrich Handel)誕生在德國中部薩克森的哈勒(Halle)小城,在一個中產階級的家庭長大,父親是一位貴族不動產的管理人。他的父母並未在音樂上對他有任何的栽培,就如同今日的父母希望自己的兒子能選擇對自己有前途的的事業,所以一心一意希望他將來進大學學習法律。但是,小韓德爾很明顯的表現出他對音樂的興趣-----例如他經常參加教區裡的音樂排練和演出的活動,他也立定心志將來成為一個音樂家,但是他的父母對於韓德爾特別喜愛音樂的表現採於相當嚴格的限制,當韓德爾的父親在閣樓上發現韓德爾從叔母那裏得到一架小型大鍵琴,便將樂器從窗口扔了出去。 面對這樣固執的家庭,好似韓德爾成為音樂家的願望遙遙無期,那是怎樣的情況下使他有機會成為一位偉大的音樂家呢?有一次韓德爾跟著父親到一位貴族家裡去談生意,當他的父親跟貴族討論懸而未決的問題時,這年輕人就在大廳裡彈起大鍵琴解悶。這位貴族發覺並注意到這位年輕人在音樂方面的才能,於是放下生意上的事,問韓德爾的父親道:『這小孩是否學過音樂?』貴族得到否定的回答後,就堅持要他父親允許韓德爾在繼續學業的同時,也讓他學習音樂的課程。貴族堅持不讓步下,終於和父親達成協議,也就是韓德爾在未來必須同時學習法律和音樂。就這樣韓德爾終於如願以償,開始接受正規音樂教育,首先師事哈勒地方的名風琴手查豪。 果然,這位貴族證明了自己的眼光是對的,從小具有音樂天份的韓德爾,在三年之內學會了風琴、大鍵琴、小提琴與豎琴,還學習對位與作曲,十一歲時就成為一位出名的優秀演奏家;在十七歲那年他擔任了他的第一個音樂職位---克爾文教堂的風琴手。因著,韓德爾的父親的同意,使得十八世紀的德國音樂界多了一位足以和巴哈這位大師齊名的音樂家,以致於當時音樂的內涵在今日可以更豐富的展現在我們眼前。然而,韓德爾的父親還未見韓德爾的成就前,也是在韓德爾結束學業前,就已經已過世了,對當時的韓德爾似乎是一種解脫,但是對丈夫忠貞的母親母親仍堅持他必須完成全部的法律學業。韓德爾並未違逆母親的心意,但是在他畢業之後就把嶄新的律師證書棄置一旁。從此他全心投入到音樂創作中去了。 1703年他辭別了家人和故鄉,前往漢堡,在歌劇院謀得第二小提琴手之職。在這裡他結識了傑出的作曲家約翰‧馬特松,當時就是他鼓勵韓德爾創作歌劇的。 開始時,他的作品還顯得有點不成熟,因此在早期階段並不能發覺出這位偉大音樂家的才華,更何況在這幾年間,他享樂的興趣遠比工作的熱忱大得多。有一次韓德爾與馬特松發生衝突,並且展開了一場決鬥,起先韓德爾差點喪命,但很幸運,因衣服上有一枚大鈕釦擋住對方的劍,使得韓德爾免於一死,這一次的爭執和失誤,竟使的韓德爾在音樂上有另一個新的開始,兩人不禁握手言和,韓德爾也接受馬特松建議--「雖然韓德爾對位技巧極佳,但是對旋律幾乎不懂,如果想要從事歌劇事業,就必須到義大利去深造」。韓德爾因而在工作幾年後,積蓄了一筆費用後,毫不遲疑的前往義大利去學習歌劇。 2. 韓德爾音樂才華展露時期 (1)義大利受教育與停留期 從1706年至1709年滯留了義大利三年之久,在羅馬他結識了極有聲望的柯賴里,又和多明尼科‧史卡拉第成了摯友,兩人在大鍵琴上互別苗頭。在拿波里,也認識了多明尼科的父親亞歷山大‧史卡拉第。因著這份關係的建立,也奠定了韓德爾的作品風格,因為,他一生所創作的歌劇作品中的概念和風格,皆以史卡拉第的正歌劇為範本。他在羅馬逗留了一陣子後,又轉往威尼斯,在那裡又認識了韋瓦第、阿比諾尼。 由於韓德爾進入威尼斯的音樂生活圈中,所以他能在那裡首演他的歌劇《阿格里畢那(Agrippina)》(1709),並獲得了巨大成功。這使得正在威尼斯的漢諾威王儲向他父親喬治國王建議,雇用這位具有音樂才能及德國特質的音樂家。 (2) 德國時期--為漢諾威王室效力 1710年韓德爾回到德國,以德國派的理論與技巧加上義大利的作曲技巧,被漢諾威選候延聘為宮延的音樂指揮。同年十一月他前往英國,發表歌劇「林納多」,非常成功。 (3)在倫敦王宮 由於韓德爾身負漢諾威宮廷樂長之職,1711年返回德國,但因他懷著創作的大志,漢諾威歌劇院關閉時,又再赴英國,此時為1712年年底。1713年,韓德爾為女王寫「安娜女王的祝壽頌」,頗受好評,被視為浦賽斯第二,並獲得安娜女王頒賜的兩百磅年薪。 沒想到1714年八月,英女王安娜突然駕崩,由喬治一世繼位,喬治一世乃是漢諾威的領主,新王對於韓德爾過去的工作情況非常不滿意,對他沒有好感。1715年夏天,喬治一世在泰晤士河遊船時,韓德爾利用此機會另雇一艘船,載了一個小樂團,演奏他新做的組曲替皇上助興,此組曲便是著名的「水上音樂」。由於音樂實在太美好了,喬治一世又惜才,又是感動,使得原諒了韓德爾,也重新得寵。 在倫敦,韓德爾大量地寫作歌劇、作曲、約聘歌唱者、試演、指揮與協調財政問題。所以在1711到1741的三十年間,他寫了四十部歌劇。這些年中在他主要的歌劇院裡演出一系列的義大利歌劇。而演出的經費往往由王宮支付與贊助。韓德爾使義大利歌劇在英國的地位更加鞏固。改朝換代之後,韓德爾以歌劇「稱王」於倫敦,他去德國和義大利為他的歌劇尋找適合的歌唱家。因而產生了一系列的嚴肅歌劇和誇大的歌劇。這些作品都顯示出真摯的戲劇性,精緻的配器法和獨創的旋律,這些皆屬上乘之作。他最傑出的歌劇是《拉達米斯揗(1720)》,《日耳曼王奧托(1723)》,《凱撒大帝(1724)》,《帕爾特諾佩(1730)》,《波羅(1731》,《奧蘭多(1733)》,《阿琪那(1735)》,《阿塔蘭塔(1736)》,《貝雷尼斯(1737》,《賽爾西(1739》。 3.危機中的轉機--獻身於神劇 韓德爾所作之作品並非每部都是最棈彩的。一方面他必須與技藝純熟的對手競爭,如鮑農契尼,有時跟他合作,有時又得進行痛苦的競爭。之後又有所謂的「乞丐歌劇」,這種叫化歌劇的內容均為諷刺政治家的作風,及描述世事的人情冷暖,並採用平易的流行歌曲,雖然鄙俗郤很合倫敦市民的胃口。又由喬治二世和加萊斯親王之間存在的敵對態度,以及民間諷刺歌劇的出現和王公貴族觀眾分裂成二個派系,這一切導致了韓德爾音樂的衰退。終於至1737年,他因過於疲勞而病倒了,結束了劇院,返回德國療養。 韓德爾時代的歌劇都是為了取悅貴族,並以貴族作財力來源。英格蘭眾多而活躍的中產階級並不喜歡歌劇(1730-1737年的情形),韓德爾也發現他歌劇的生涯己到了盡頭。經過了這一段低落的時期,在逆境中出現了轉機,因著愛爾蘭總督及時伸出援助之手,使得韓德爾得以從失敗的陰影中重新挺起胸膛,把創作的熱情,灌注在神劇的天地中。他是在1738年,五十三歲時,明確地朝向這光輝的前程的。 韓德爾在神劇裡獲得相當的成就,儘管反對的人,從這神劇中指出了陳腐的宗教問題,但韓德爾仍然在度因此發達起來。 其實,他的神劇創作遠從1708年即開始,一生約有兩打作品,除了兩首以義大利文寫作之外,其他都以英文的腳本為依據。取材大多出自聖經或猶太民族中的英雄人物。如:以斯帖、底波拉、掃羅王、以色列人在埃及、約書亞、參孫、所羅門王、耶弗他、猶大馬加比亞斯等,最後一首是譬喻式的 (Allegorical)「時間與真理的勝利」(The Triumph of Time and Truth)(1757年 )。這些神劇並不完全是宗教性質的作品,例如「海格勒斯」便是世俗性的劇情敘事詩,韓德爾自己稱為「樂劇」。至於「彌賽亞」神劇卻是獨樹一格的作品,是一首包含了舊約及新約,注重靈修、思考有關救世主「彌賽亞」的作品。 4.韓德爾的晚年 1753年,韓德爾失明了,但並沒有影響他創作的活力。他口誦最後幾首作品的大部份,又以傳統方式在大鍵琴上作指揮,並以從未減低的熱誠推出各項表演。1759年,他在一個月之內指揮十部神劇,最後一部就是彌賽亞。幾天之後,他就過世了。他被榮耀地被葬於英國西敏寺。韓德爾與巴哈同年出生;1985年與巴哈同時被全世界愛好音樂及宗教音樂的人士熱烈地慶祝300年生辰大典。他為英國人尊為最偉大的音樂家之一,可見他的作品已經紮根於英國傳統的音樂之中。 二、彌賽亞創作歷程 1.彌賽亞的寫作背景 韓德爾身為德國人,卻在英國人的世界中闖天下,本來,他是以歌劇作曲家的身份,自1711年開始進入倫敦的生活圈,但他輝煌的歌劇聲譽從1735 年開始走下坡,歌劇創作似乎已到了「江郎才盡」的地步。他所投入的精神及金錢,全部付之一炬,歌劇院被迫關門,負債累累、身心俱疲。這一年的7月,當他收到好友詹寧斯寄給他的三本腳本,即「掃羅王」、「彌賽亞」及「Belshazzar」(但以理書中的伯薩撒王--尼布加尼撒王之子)(參看但以理書五:1~7節)。韓德爾很感激詹寧斯,也回信表示一定會好好地研究這些腳本。雖然他並未馬上著手寫曲,但是很顯然地,「彌賽亞」的腳本在韓氏潦倒的生活中,漸漸地成為他的靈修聖品。到了1741年 8月22日,終於受到極大的感動而開始寫出令人耳目一新而又感人至深的曠世傑作。此後,韓德爾封筆不再寫歌劇,而只寫神劇。直到去世時,一共再寫了17首神劇,這是韓德爾心靈可貴的轉變。 2.劇本的作者 劇本的作者查理·詹寧斯(Mr. Jenmens 1700~1773)是倫敦當時相當富有的人,他以寫文章及劇本為至高之樂趣,並充滿達到頂尖的雄心。他自認是當時最傑出的劇作能手,飽讀莎士比亞的劇作,對於許多古典文學作品也涉獵廣泛。韓德爾在1725 年開始與他成為好友,發現詹寧斯對他的音樂了解至深而相當驚訝,後來就採用了詹寧斯的腳本寫神劇,如前所述之作品等,而「彌賽亞」則是詹寧斯心目中精心的作品,不過,他大概做夢也沒有想到它會成為萬世留芳的腳本(甚至有人曾說它是「前古無人,後無來者」的傑作),與韓德爾同被歌頌,永不褪色。 3.彌賽亞劇對韓德爾心靈的影響 韓德爾在1741年8月22日(星期六)下午開始寫作「彌賽亞」,6天之內便完成了第一部份,9月6日完成第二部份,9月12日完成整曲的架構,然後寫了管弦樂部份並加修整,前後一共只花了24天,那是驚人的快速也是充滿靈感的。據聞韓氏在寫作之中常常被感動得淚流滿面,淚水浸濕了手稿。尤其當他寫到「哈利路亞」大合唱時,曾雙膝跪倒在地,雙手向天,喊著說:「我看到天門開了」。韓氏在感動之餘,原本希望藉此賺點錢的念頭也打消了,1742年在都柏林首演時,海報上寫著:「為了一些困苦的囚犯,以及梅爾舍醫院的利益」而演出。在3月27日預演時,大家都非常感動,為了達到慈善演奏的最高效果(希望多些人入座),宣傳單上註明婦女們不穿蓬裙、男人不佩劍。4月13日首演果然轟動。到韓氏去世時,一共演出56場。1750年5月1日在倫敦更是演出最成功的一場,而奠定了「彌賽亞」神劇在聖樂史、音樂史上的永久地位。 三、韓德爾的神劇形式 1.神劇類型: 韓德爾的神劇型式與歌劇差不多,各包括了朗誦調、抒情調、重唱、合唱與管絃樂曲等,主要分野是在於戲劇的內容取材。依照韓德爾的神劇作品內容,可分為三類: (1)為人物類型神劇;此類神劇多取材於舊約全書裏的人物,如「掃羅」,主要在描述其生平事蹟,表現的是內心的掙扎與發諸於外的行動,具有戲劇性。 (2)為豐功偉業型;主要是根據聖經上的偉大事蹟或大事件為背景題材,彌賽亞就是最好的例子。 (3)是神話式的神劇:內容主要來自神話、世俗的抒情詩與聖經以外的文學素材,盡情發揮作曲者的想像力,並刻劃劇中人物的角色及性格。 2.「彌賽亞」神劇介紹 韓德爾的「彌賽亞」可說是全世界被演唱最多的神劇(包括以英文及其他許多語文,當然英文被唱的最多),也是基督徒耳熟能詳的聖樂;其中之「Alleluia」大合唱,更是許多大大小小的合唱團、聖歌隊唱過或試著去唱,許多人都能「倒背如流」的曲子。而演出的人數,首演時有18人詩班(6位男童女高音,12位男性演唱者中有 4位唱女低音、 4位男高音、 4位男低音),共使用了33件樂器——12支小提琴、 4支中提琴、 3支大提琴、 2支低音大提琴、 4支雙簧管、4支巴松管、2支小喇叭、1組定音鼓、1架管風琴。 這是1742年4月13日在愛爾蘭首都都柏林首演的編制。而莫札特在1789年重編的樂譜,使後來演出的人數大增,同年在倫敦就有275 位人聲及 248件樂器的記錄。而1859年在倫敦的韓氏100年逝世紀念會時,合唱團高達 2765人、樂器 460件。1869年在美國波士頓「和平日節慶」演出時,更曾有過一萬人大合唱「Alleluia」、500件樂器伴奏的記錄。在台灣YMCA的Oratorio Chorus 每年連續不斷地於12月間推出,今年將是第50週年的演出,「彌賽亞」受歡迎的程度於此可見一斑。此外甚至有所謂的「彌賽亞大合唱節慶」,就如在美國普林斯頓的西敏寺音樂學院,常常邀請普林斯頓附近的居民,自備樂譜參加大合唱,英國的倫敦也常有此盛況,人數有時多達2000人。 這部作品可分成三部分,共計五十三章,這三部分是可各自獨立的: (1)救主降臨的預言及祂的誕生。 (2)救贖的信息及救主為全人類的犧牲。 (3)救主戰勝死亡及最終的審判。 全曲主要精神雖然注重救贖的信息,卻超越了教會的教義,成為一種非禮儀的聖樂,而向全世界人類傳達救恩的喜訊。韓德爾本身似乎完全了解信息的中心,而能時常在音樂中用最簡單的方式,將嚴肅的信息表達出來。 它的內容徹頭徹尾取材於聖經,採用以賽亞書為重心,詩篇、福音書及書信為輔佐,約伯記及小先知書(哈該書、撒迦利亞、瑪拉基書)則適當地穿插其中,卻能有一貫的精神,它實在不是聖經的選輯而已。詹氏採擷聖經資料的廣博及其一貫性,證明了他本身對於救世主、「彌賽亞」的神學及福音深入了解的成熟度。 在這首神劇中,不像別的神劇那樣可清楚地讓人看出主角何時出現,可是「彌賽亞」的中心思想卻徹頭徹尾地掌握了全曲,而成為韓氏的神劇作品中最特殊的一齣。它實在是一首頌讚救主基督全生涯的作品,從舊約聖經的預言,到主耶穌的出生、生活、受難、受死及復活,以迄榮耀的再臨,使我們清楚認識了整曲的一貫性。 第一部:「天使報春」 由序曲開始,給人有平安、回家的感覺。韓德爾一開始就用男高音,以宣敘調唱出「你們要安慰,安慰我百姓」。出自舊約以賽亞書40章1至3節。在第一部分中間,他倒述救主的降生,而且把降生的情景,如童女懷孕生子,天使向牧羊人報佳音,牧羊人在曠野等都生動描繪出來,使聽眾如生歷其境。合唱曲「光榮屬於上帝」,以遙遠而輕盈的聲音演唱。隨著樂團齊奏,音樂逐漸增強。女高音獨唱的詠嘆調「放牧羊群」,以優美恬靜著稱。在四聲部交替的合唱聲中,第一部結束了。 第二部:「受難」 以「以賽亞書」及詩篇為主,默想基督代罪羔羊的苦難,和他光榮的復活。 這部份在最為突出的是,女高音所演唱的悲傷詠嘆調和三首哀婉而令人心碎的合唱曲。隨後與其形成對比的是一段女高音簡短的宣敘調,以及一段賦格式的合唱;緊接著的是五個聲部的合唱《醒來吧!》和人們的祈禱曲。結尾曲是韓德爾最著名的作品:《哈利路亞》合唱曲,哈利路亞原意是「將榮耀歸給主,讚美救主」之意,英王第一次聽時大受感動,起立耹聽,因而沿襲至今,聽眾每次聽到此曲都得起立欣賞演出。 第三部:「結尾」 韓德爾說明了救世主對「未來」的拯救。從女高音演唱的活潑詠嘆調《我的救贖主活著》,及以整個樂團伴奏男低音的宣敘調《號角響起了》,然後是充滿藝術魅力賦格曲調。最後是以豐富的節奏,僅以一句話構成的「阿門頌」完成這一部偉大的鉅作。 3.彌賽亞劇成為經典之作分析 「彌賽亞」之所以成為巴洛克時代永垂不朽的神劇,其原因有三: 1.平易近人:無論旋律、和聲都十分簡單動人,可說是老少咸宜、雅俗共賞,而且不管合唱或獨唱,都加上許多花腔的效果。 2.有容乃大:這首曲子吸收了義大利歌劇與德國受難曲的特色,亦包括了英國的讚美詩、法國的古典悲劇結尾,可說是融合了義大利的明朗歡愉與德國的剛毅堅忍性格、英國單純樸素的民族性、法國華麗高貴的特色於一體,它可說是國際化、大眾化的產物,與其他巴洛克音樂有些不同。 3.它至誠感人:這首曲子韓德爾花了特多的心力,大概改了三至四次,中間有些段落他甚至寫到淚流滿面。 4. 危機中的祝福--彌賽亞對後世的啟發 韓德爾的音樂之路,似乎走來平順,但是面對一位創造者,當他再沒有舞台可發揮時,是極度痛苦的,前面也提及到他的窮途潦倒、創造生涯達到瓶頸,從他的經歷中,似乎也告訴我們,在人生的旅程當中,「失敗」並不一定是負面的,韓德爾劇事業的失敗,似乎使他轉眼仰望上帝的慰藉,也重新憶起自己年輕時寫教會音樂的熱情;而詹寧斯的「彌賽亞」劇本,就像是「及時之雨」,使韓氏的心田及時獲得滋潤。以前或許未對救世主「彌賽亞」的真義了解透澈的韓德爾,現在得到了詹氏的幫助,深深體會到「救世主」的真實性;而當他感動之餘,流暢的樂筆源源不斷譜出聖樂;當中許多寫作的技巧,實在也是得力於以前不斷寫歌劇的磨練。這又讓我們了解到:基督徒的人生不一定都是順遂的,重要的是能記取「失敗」的經驗,轉眼向神重新得力,而後重新起步為祂而活。 他的改變,可從他1757年所寫的「時間與真理」,體會出他成熟的宗教情操他不再急功好利,他開始追求人生真實的意義。從此以後,韓氏好像與巴哈攜手並進,從心底寫出對至高上主的讚美與感謝,將一切的榮耀歸與真神上帝。也惟有這樣偉大的心靈,才能譜出感人至深的音樂,為許多世上迷途的人們指點迷津,照亮了他們人生旅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